马家村今天十分热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婚车已经回到了新郎家,可迟迟不见新娘从车上下来。

 唐平凡穿着廉价西装一脸尴尬,看着堵在车门口的岳母何翠凤无奈地说道:“妈,不是我不想,是我真的拿不出五万块啊!不然先欠着?等过两年,我攒够了,就给您。”

 “不行!”

 丈母娘何翠凤说得十分坚决, “你什么也别说了,五万下娇礼钱,必须现在就拿来,不然我们现在就回去!”

 “这个,翠凤啊,你这有点强人所难了,这门亲事可是你们家马大海许诺的,现在这么刁难平凡,可有点不厚道啊。”村长马富贵有点看不下去想为唐平凡说说情。

 但这事毕竟也是他们的家事,马富贵说得也比较委婉。

 “我们家马大海当时是病糊涂了!才会说出这种话!”

 “是!唐平凡是治好了我们家大海!但谁知道他是不是碰运气?说不定他不治,我们家大海也好了!”

 “再说!我有说不把小玲嫁给他吗?现在只要再给五万下轿礼!我们家小玲马上就下车进新房!”

 坐在车里的新娘马小玲也很尴尬,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对父母的话言听计从,虽然自己喜欢唐平凡,但现在母亲叮嘱她见不到钱不准下车,她也丝毫不敢违背,只能坐在车上干着急。

 唐平凡看了看车里的新娘,他很清楚马小玲是什么人,这一切肯定是她父母反悔才会故意刁难自己的。

 半月前,马大海病重,到市里面好几家大医院看都没看好,眼看着他身体越来越虚弱,马小玲急病乱投医叫来了唐平凡。

 唐家是十几年前搬来马甲村的,种地为生。

 不过有人传,唐平凡的爷爷以前是个赤脚医生,医术高明,但几年前唐平凡的爷爷已经去世了。

 唐平凡从未对人说过自己会医术,那时候马小玲也真的是急了才把唐平凡拉了回去,谁也没指望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把马大海治好。

 但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他只用手指在马大海的身上戳了几下,然后熬了一碗十分难闻的药给马大海喝下,没到半小时,马大海就能下床了!

 第二天马大海就几乎痊愈了!

 从鬼门关走出来的马大海大喜!

 对唐平凡千恩万谢,还在家大摆筵席宴请了唐平凡,酒过三巡,可能是酒多了,他居然当着众人的面表示要把女儿马小玲嫁给唐平凡!

 马小玲和唐平凡本来就互相喜欢,这下两人可高兴坏了,以为幸福就此降临。

 但谁想到,酒醒后的马大海后悔了,马小玲可是十里八村最俊的姑娘,唐平凡不过是一个外乡来的只会种地的穷小子。

 把她嫁给唐平凡?自己肯定是疯了!

 但话已经说出去了,还是当着所有村民的面,想要反悔是不可能了。

 最终他们夫妻两这才策划出了这个索要下轿礼钱的戏码,他们料定了唐平凡拿不出这五万块!

 此时越来越多的人聚到唐平凡家门口看热闹,新娘到了新房门口却不下车,这稀罕事还从未见过。

  “妈,我家啥情况你不知道啊?我都给了三万块彩礼钱了,还有租这个车和办酒席的钱都是我和大壮借的,你还要五万块,这是逼着我去卖肾啊?!”唐平凡满脸无奈地说道。

  “你觉得我们家小玲就值那三万块钱?话我也撂在这了,五万块,一分不能少,不然你现在去借!”何翠凤说道。

 唐平凡咬了咬牙,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那一张张脸上满是嘲笑。

 唐平凡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但现在丢尽了脸面,男人最基本的尊严都被何翠凤和五万块压在地上,完全抬不起头来。

 唐平凡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走到车旁,对着车里的马小玲问道:“小玲,我就要你一句话,是不是今天没这五万块,咱们这婚就不结了?”

 马小玲几乎快哭了,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唐平凡,又看向了一旁的何翠凤。

 何翠凤瞪了一眼马小玲,马小玲吱吱唔唔,“平凡哥……我……我……”

 “你说的对!唐平凡!我们家都不嫌弃你是外来人了!我们家也很感激你救了我们大海!但这点钱都拿不出来,我闺女跟你结婚以后也是受罪!你要是真拿不出来!我们就不嫁了!”何翠凤毫不犹豫地回绝道。

 唐平凡看着马小玲,但马小玲依旧一言不发,微微低头不敢看唐平凡。

 唐平凡闻言,调头就走,但是走了几步发现这本来就是自己家,干脆一拉衣领,把领带扯了下来,随后一脚踹开了院子门。

 村长马富贵见情势越来越难收场,立刻拉住唐平凡说道:“平凡!你这是干什么?!”

 唐平凡一甩马富贵的手,大着声音说道:“这婚老子就不结了!他们这不是明摆着过河拆桥吗?!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大家伙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他们哪里是嫁女儿?!简直是卖女儿!这媳妇不娶了!散了吧!”

 说罢,唐平凡把花了大价钱买的西服往肩膀上一搭,头也不回地就进了家门。

 马小玲从没见过唐平凡发过这么大的火,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马富贵见状立刻呼喝着众人散去,他让何翠凤把马大海叫来,随后带着他们一家三口进了唐平凡家。

 唐平凡躺在藤椅上闭着眼,对走进来的四人看也不看。

 马富贵说道:“行了,都说说吧,现在这事闹成这样,谁的脸上都挂不住,要我说,这事大海你们家做得的确不地道,人家平凡救了你的命,你也答应把马小玲嫁给他,怎么今天大喜的日子怎么就演了这么一出?幸亏还没外人,不然这不是让咱们马家村丢人吗?!”

 马大海立刻解释道:“村长,他救了我的命,我的确感谢他,我也的确是许诺要把小玲嫁给他,但我思前顾后,他唐平凡就是一农民,以后能有什么大出息?我也不求我们家小玲嫁得多好,但总不能结婚后吃糠喝粥吧?谁都想自己的女儿嫁得好,村长你也有女儿,你应该能理解我们老两口的心思吧?”

 马富贵尴尬一笑,马大海夫妻两什么人他心里很清楚,但唐平凡毕竟是外乡人,马富贵不自觉地就有些偏袒马大海家。

 “平凡啊,其实你大海叔说得也不错,我听说你和小玲其实和你早就好上了吧?既然你们两情投意合,你作为一个男人是不是应该努力一点,给小玲一个好的生活?是,做农民不丢人,但小玲好歹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儿,你如果只花了三万块彩礼钱就娶了她,说出去也怕是会让别人笑话。”

 唐平凡不由得坐起身,压着怒火说道:“村长,当初可是他答应把小玲嫁给我的!而且我可以保证,我以后绝对会让那个小玲幸福的,我……”

 没等唐平凡说完,马富贵笑了笑打断了他,“这些不是说说而已,你得拿出实际行动啊!就凭你家这一栋破房子和那两亩地?你刚才也说了,你现在什么钱也没了,还欠了大壮的钱,你能给小玲什么幸福?”

 “我已经打算好了,我和小玲结婚后我就去城里打工挣钱。”唐平凡认真地说道。

 马富贵拍了拍唐平凡的肩膀,想了想说道:“去城里打工……大海啊,我看这样吧,大海你们也别强人所难了,两个孩子既然互相喜欢,平凡这孩子也算有点出息,你的命也是他救的,就给他点时间吧!三个月怎么样?”

 没等马大海回答,马富贵继续对唐平凡说道:“平凡啊,事不是光靠嘴说的,得拿出真功夫出来,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去城里挣五万块,拿出点诚意,展示出你的本事,让你大海叔翠凤婶子也放心把小玲嫁给你,你看怎样?”

 马大海一口说道:“行啊!村长,就给他三个月!”

 三个月,五万块,这事说难很难,说简单,却也简单。

 唐平凡心里窝火,三个月挣五万块虽然困难但为了小玲他也愿意,只是马大海一家出尔反尔还当众让自己在村民面前出了丑,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看见唐平凡脸上温怒也没着急答应,马小玲突然拉着唐平凡出了院子,两人站在田地里,马小玲脸上挂着泪水,说道:“平凡哥,三个月五万块,这根本不可能!不然……不然咱们私奔吧!”

 唐平凡有些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私奔这两个字会从出了名的乖乖女马小玲的嘴里说出来。

 唐平凡很感动,但他也知道,马小玲很孝顺,她不会放心得下自己的父母的。

 男人,要守得住自己脚下的土地,对得起自己的父母,保护好自己的妻儿!

 虽然马富贵夫妻临时变卦,提出这么不要脸的要求很窝火。

 但三个月五万块,如果自己这都不能做到的话,自己可能真的没有资格娶马小玲!

 唐平凡伸手擦干了马小玲脸上的泪痕。

 “放心小玲,三个月!我肯定带着五万块来风风光光的娶你!”

 “真的?”

 “当然!”唐平凡拍着胸脯,“失信于女人何以取天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马小玲脸瞬间就红了,一脸娇羞。

 两人回到屋里,在村长马富贵的见证下,唐平凡答应了三个月为期,自己出去挣到五万块下轿礼!

 第二天一早唐平凡就进了城。

 但他前脚刚走,七辆军绿色的霸气吉普车就进了村,齐刷刷地停在了唐平凡的家门口。

 车队立刻引起了村民的围观。

 在村民的议论声中,第二辆车上走下一个男人,一身军服,鹰一般的眼睛炯炯有神。

 他站得笔直,使劲敲了敲唐平凡的门。

 “你们找唐平凡?他不在家!进城去了!”唐平凡的邻居大壮说道。

 男人看了一眼大壮,不苟言笑地走到了车旁,对着里面的人说道:“将军!你要找的人不在!说是进城了!”

 坐在后座的人一身戎装,戴着军帽,看不清样子,但他胸前的一串军功章耀武扬威地闪烁着光亮,彰显着它们主人的赫赫战功。

 “让开让开……”

 村长马富贵拨开人群走上前,一眼就认出这帮人来头不小!是军方的人!

 军方的人怎么会来村里?

 “长官,我是这里的村长马富贵,不知道各位长官来我们马家村是有什么事吗?”

 “我们……”

 “老鹰!”

 车窗微微摇下一点,那个被称为老鹰的男人立刻闭上了嘴,站在车门旁,毕恭毕敬。

 “既然不在,我们走。”

 “是,将军!”

 车队风风火火地呼啸而走,而马富贵有些木讷地站在原地,心里犯起了嘀咕,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刚才车里的那个人好像有点眼熟!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精品书库

更多»

排行榜

更多»